喝啤酒的文青的最爱

作为一个本地相对资深的手工啤酒爱好者兼收藏者,这大半年来耽于家事,几乎没怎么更新自己的酒库,原来的藏酒基本上就是喝一瓶少一瓶了。收藏者的心理一般都把好货留到最后,所以只要在过渡到冰箱里要喝的酒,差不多也算是我真正的心头好了。

铺垫完毕,主角登场。

six-1_s

我说手工啤酒是所有酒类中宽容度最高,最能实现任何创意的酒,如有不信的,那肯定是没见过也没喝过Mikkeller。全世界上万家的啤酒厂,Mikkeller既不是产值最高的,也不是知名度最高,或许也不是酿酒水平最牛X的,但一定是,也绝对是最神奇的。以上便是前两天喝掉的Mikkeller,也是我最后收藏的6支Mikkeller

1/神奇:它今年刚满10岁,却创作了700多款产品,几乎每款都成了限量版;
2/神奇:它出生在丹麦,嘉士伯的老家,但它几乎没怎么在丹麦酿制;
3/神奇:它的“父母”是丹麦的高中物理老师Mikkel Borg Bjergsø和记者Kristian Klarup Keller这一对好基友,05年开始玩自酿,摸索出经验之后就把两人名字一组合,就有了Mikkeller;但是!他们穷得没钱搞厂,于是就四处找别家酒厂,利用人家所剩原料和工余时间的设备,酿出自己的酒。所以,没有自己酿酒厂的Mikkeller就被啤酒界称为“Gypsy Brewery”;

mikkeller
4/神奇:屌丝逆袭的故事同样发生在了Mikkeller身上。试制的酒在位于哥本哈根,Mikkel 的哥哥Jeppe Jarnit-Bjergso开的手工啤酒店出售,居然大获成功(这位Brother后来也自创了一个品牌:Evil Twin,又是另外一个手工啤酒的传奇);
5/神奇:商业成功之后Mikkeller依然保持吉普赛式的作风,就是不买生产设备不搞酒厂,只有一个小小的研发中心;配方研究成功后,就找大酒厂合作,代工生产出所有量产产品,合作对象遍布全欧,主要在比利时、挪威、英国,连手工啤酒第一大国的美国也有它的一批合作厂商。

种种神奇也促成了它成为酒腻子文青的最爱。

I.因为四处到别家制酒,就必须考虑当地的风土,所以每款合作酿造的酒就有不同的类型;(比如上面喝掉的那6支,从左到右分别是帝国世涛、在霞多丽陈年木桶添加了酒香酵母过桶的IPA、帝国白啤、西姆科单一酒花IPA【西姆科大名鼎鼎,由蓝带母公司雅基玛培育而成,在美国的微型自酿酒厂中广泛流行】、柏林酸小麦啤、APA【Mikkeller好坏坏,把民谣大神Peter, Paul and Mary乐队的Paul改成Pale,所以这酒又叫民谣淡艾尔,人家可是先唱红了Bob Dylan的“Blowin’ in the wind”才让世人知道了Bob,要不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指不定给别人了】
II.因为类型容易被模仿,为了不被竞争力超越,所以就不停地研发创新更多的产品;(比如下图这去年在南宁喝掉的6支,从左到右:塞森、野生酵母小麦啤、添加花椒的烟熏皮尔森、甘草IPA、猫屎咖啡帝国世涛、百香果IPA【与著名的来自美国亚特拉大金属乐队Mastodon联名推出,冠以该乐队成名曲Mother Puncher,酷!】

other-six

III.因为产品在做创新,所以包装也要跟得上,正所谓打动文青的胃首先得亮瞎文青的眼。这些五颜六色、风格各异的酒标设计者是来自美国费城的艺术家 Keith Shore,由于他也是个酒腻子,所以一开始就毛遂自荐为 Mikkeller 设计酒标,目前他已是 Mikeller的创意总监。与 Brewdog(酿酒狗,很碉堡的酒厂,以后会写它的专辑) 合作的 I Hardcore You 是 Keith Shore 为 Mikkeller创作的开端。

mikkeller-brewdog
IV.因为没有固定的工厂,为了与消费者更好的沟通,所以就自己开瓶子店,格调自然北欧性冷淡风,不过也确实文艺。比如斯德哥尔摩店:

mikkeller-shopmikkeller-shop
还有开在台北大同区南京西路241号(捷运北门站3号出口)的分店:

mikkeller-taipei-door mikkeller-taipei

V.Mikkeller的吉普赛风也搭上了其他餐饮业者,如四度获得世界第一的丹麦NOMA餐厅、米其林三星泰式餐廳Kiin Kiin、2013年世界第一的西班牙 El Celler de Can Roca、美国旧金山的中餐馆Mission Chinese Food以及厨神Grant Achatz的Aviary等等, 都邀请Mikkeller为餐厅打造专属啤酒。

这种设计感极强(形式与内容)的产品自然会受文青的欢迎,象我这样的老文青也不例外。两年多前第一次见到Mikkeller的时候,它却是这样的:

its-alive

很其貌不扬吧?因为出得太早Keith还没加入合作吧。后来这款停产之后重新酿造了很多过桶和增味的版本,新酒标就大不同了,题图右上便是,快被酒杯淹没的酒徒与酒的名字形成了超有趣的对比。It’s alive是因为瓶底有野生酵母残渣,依靠瓶内一点空气存活,所以即使存放几年仍可以喝到活的酵母。

当时这酒是和一个好朋友喝掉的,他超爱,后来还特地买了一瓶,再后来就买不到了,因为本地有这酒的老板和老板娘死活也不愿意卖了(某宝也早就断货了)。曾经我们喝过很多不同的手工啤酒,可是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一起喝了。

曾经幻想过开一家Cafe,或者Bookstore,或者烧鸟屋,不论开的是什么,都一定会提供手工啤酒,而Mikkeller也一定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迷人的不光是它所创造的啤酒艺术和文化,更是它所彰显的自由,哪怕我等远未达到财务自由的阶层,至少思想和灵魂是自由的。

http://music.163.com/outchain/player?type=2&id=345153&auto=1&height=66

白熊的奇遇

2011年春节期间,作为半个领队和随行翻译,我与两位艺术渣及一位摄影渣到印度旅行,游历了大半个北印,从德里的大清真寺到瓦伦纳西,看恒河上燃烧的Body,思考人生的无常;从克久拉霍刻在石头上千年的Kama Sutra到阿格拉的世界七大之一泰姬陵,感慨世间爱情如过眼云烟;在最浪漫的白色之城乌代布尔远望湖上皇宫到挤身于最繁华的现代都市孟买铁路上的火车,幻想自己就是那个救出八爪女的007。最后,是以孟买为基地,拜谒了阿旃陀、埃洛拉、象岛三大石窟,沉浸于佛教无边的信仰文化。

india-1

猜猜我们四个是在哪里合的影 :)>

我在象岛上坐着小火车,摄影渣给我拍下这张照片,充分体现了我在旅行末期身残志坚的状态。

india-2
时光流转三年多,除了旅行,2014年伊始,我爱上了Craft Beer,所以会有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手工啤酒赏味心得,当然,也尽可能会记录在自己封存已久的Blog上。2014年8月12日的那一天,我分享的是比利时白啤。在文章最后,我隆重推荐了白熊,并且介绍了它允许消费者自制酒标的商业创意。这么好玩的事情,我肯定是会去体验的。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印度之行留下的深刻记忆,我竟然就选了上面那张照片上传给了督威公司。之后忙于工作和生活,虽然没有持续关注,但心里面时不时还会想起有这么一件事;偶尔也会特地喝一些白熊,为的就是看看到底会不会有我的酒标。

2016年10月6日,一个远在川西的朋友突然微我了几张照片,问我瓶子上的人是不是我,我看了看,OMG!

第一眼,不就是白熊嘛。。。。。。

vedett-2
什么!!!

vedett-3
再放大一看,居然!!!

vedett-3
Amazing!!!

真不敢相信,两年多前一个贪玩的举动,两年多后会在千里之外的一个老朋友手上应验。告诉了她这个酒瓶的来龙去脉,同时找出了原图发给她看,她也觉得超级神奇,在她的朋友圈分享了这个奇遇。

weixin
好心的她没舍得开来喝掉,特地发快递把这瓶酒送给了我。所以,今晚回到家,我在门卫室拿到了它。特地找出了当年戴过的帽子和眼镜,自拍以见证。

vedett-4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奇迹”,如同我不论是买彩票还是抽奖,从来也没中过什么奖项。我在微信里跟这位老朋友说,白熊一年的销量至少数千万瓶,而印着我的这个酒标的不会超过240瓶。因为我也经常喝白熊,很难见到同一个酒标的,除非正好是完整的一箱。所以,能被她见到,完全就是个小概率事件。

也许过半的人生终会有遇到各种神奇的事情。看来自此以后,可以相信任何可能都会发生。那句话说的不错,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http://music.163.com/outchain/player?type=2&id=119209&auto=1&height=66

网络直播娱乐至死的时代

之前已经预告过,今后的Blog会写一些关于新媒体的内容,那么,今天就谈谈当下最热门的网络直播吧。

2005年曾一度热衷于Podcast的研究,当时与Hopesome通过Blog来开展相关的讨论甚为热烈,后来大家还一起在中文网志年会上为此专门开了Panel来讨论。如果把2015年看作”网络直播”的大热元年的话,那么离当年过去整整十年了。相对于媒体发展史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对于网络技术发展来说却显得有些漫长了,或者,换而言之,我们当年的预测都过于乐观了。

不过,有两句当年的预测还是比较准确的。

其一,“媒体网络化,网络媒体化,未来你可能很难严格区分谁是广播公司、谁是电视台”。以内容运营为核心的媒体抑或互联网公司,无论以何种方式运营,文字/图片/声音/视频,不过是一种载体,相较而言,在带宽不再成为传输阻碍时,视频的优势无疑更为明显,尤其直播的形式,更能体现出碎片化和去中心化;

其二,”有人写,有人说,有人演才是互联网应有的面目。有文人也有艺人,萝卜青菜”。从传播的角度看,娱乐化的内容肯定更具传播力。在传统媒体行业,”文人”作为内容制造者和传播者,相比”艺人”是有优势的;但随着传播工具的进化,直播车-台式机-笔记本-移动终端,技术门槛的降低+网络传输的提升,势必让越来越多的艺人或者准艺人投身于网络直播的领域,抢尽风头。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特别是在一个政治化议题被阉割的公共领域里,娱乐至死好过不明至死。

无人机、VR/AR等技术应该都会加入到网络直播的应用,目前似乎还没有出现杀手级的非编APP,所以暂时还有一定的技术门槛,不过这是可以预见得到的未来。

英剧《Black Mirror》Season 1的第一集、第二集,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是直播下的娱乐至死。国家领袖的尊严算个P,大众关心的是他如何F**k一头猪;说出真相反抗现状又怎样,大众还是会以为这是一种新奇的作秀。

black-mirror-post

网络直播看似把人与社会更加透明化,但却让一切作秀皆成为可能。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撕心裂肺的未必可怜,义正言辞的未必刚正,美如天仙的或许整了容,口若悬河的或许很伪君子,反正看的人开心就好。

[hermit auto=”1″ loop=”0″ unexpand=”0″ fullheight=”0″]songlist#:1770763651[/hermit]

越过山丘

在想着用什么标题的时候,心底忽然荡漾起这首歌的旋律。正好,蛮符合当下的心境。

[hermit auto=”1″ loop=”0″ unexpand=”0″ fullheight=”0″]remote#:1[/hermit]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回望这过掉1/3的2016年,不胜唏嘘。

感情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感谢Moon,感谢她的父母,相信这应当是最好的安排。

虽然早已对老去的父母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但是父亲的癌症还是对心理产生了很大的冲击。读大学开始直到现在,让父母省心的岁月还真不多。自认为是个浪子,浪迹天涯的生活也许更适合自己。然而,作为长子,所背负的孝道与情感,不可能完全做个潇洒的人。父亲和我之间算不上亲密,平素少与父亲交流,但深知父亲最疼爱于我,因为我在很多方面都十分象他,尤其是性格上。所以,哪怕抛下自己的所有,陪伴他都是应该的。还好,目前的治疗貌似有效,愿父亲继续维持有质量的生活,能让我能陪他更多时间。

终于也到了要和南宁说再见的时候。无论从维系感情,还是陪伴父母的角度出发,还是自己所能承担的工作以及职责来考虑。父亲有句话说得很对,对待工作一定要量力而行,不可贪求功名利禄。上个月已经有告别之心,本月初当父亲确诊时,也向董事长提出了辞呈,可是自己是个优柔寡断之人,一旦有新的业务启动,又抹不下情面甩手而去,所以一拖再拖。这次总算下定决心回去了,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何况做得不开心呢?

desk-office in-office staffs-desk-office

爱人,父母,教育事业,终究是自己的归宿。人生过半,夫复何求?

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

话说卡梅伦不过是请喝了一杯Greene King IPA(说实话这牌子的酒我也喝过,品质不敢恭维),一些啤酒主题的微信号就有点按耐不住地畅想祖国精酿啤酒的春天即将来临。呵呵,真的是too simple, too native! 不可否认精酿啤酒确实会成为一种趋势,因为在美国已经蔚然成风,而祖国的大多数城市在生活方式上正逐渐地“美国化”,所以迟早会像曾经的红酒,现在的德啤一样流行开来。然而,祖国根深蒂固的饮酒文化还是会与精酿啤酒的内涵有点冲突。当遇到把红酒当啤酒喝,把啤酒当水喝的宴席,精酿啤酒如何招架得住?

话题扯远了,说回主题吧。鹅岛最出风头的当数2010年G20年峰会上,因为奥巴马和卡梅伦曾就世界杯美英两队的赛果打赌,两队战成1:1,于是奥巴马“输”来自他家里芝加哥鹅岛厂的小麦啤给卡梅伦,卡梅伦则还以他选区Witney的Wychwood厂产的“淘气鬼”啤给奥巴马。呵呵,这两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心机婊”。今天就尝尝鹅岛2014年新出的312系列的Urban Pale Ale

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

首先这是一款比较典型的美式淡艾尔(American Pale Ale, APA)。之前介绍过的Anchor Liberty Ale就是这类风格的开山之作。至于312嘛,就是芝加哥地区的区号咯,这个系列的酒标就是以芝加哥摩天楼的背景,作为它所传达的文化暗喻吧。所有的美式淡艾尔度数都不会高,这款是5.4度,苦度(IBU)是30度,麦芽度没有标注,从喝的口感上,应该在12-13度左右吧,因为酒体不重,麦芽味也不浓厚,本来,美式淡艾尔的特点也是在酒花而非麦芽。

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

酒倒入杯中可见泡沫十分丰富,色泽桔黄色,相对IPA而言透亮一些。比较浓重的青草香气,口感上与酿酒狗的那款小清新Dead Pony Club很相近,相对细腻,余味稍弱。总体上比较清爽,可胜任日常的口粮酒。

APA

顺便转手一下APA的概念吧。按照CraftBeer.com上的解释(如上图),美式淡艾尔是传统英国风格啤酒(注:所谓英国风格即苦啤,English Bitter)的进化版,以花香、果香、柑橘味、松树、树脂或硫磺味的美国产酒花特性,生产的一种中度或以中高度酒花的苦味、风味和香气类型的啤酒。美式淡艾尔一般具有中等酒体,低到中等的麦芽度以及低焦糖的风格。

我个人感觉APA与IPA其实十分的接近,味道、香气、色泽、酒体等要素的边界很模糊,如果一定要区分的话,只能说总体上APA比IPA在苦度和酒体上更轻薄一点罢了,但具体到每一款酒,盲品的时候就不一定就喝得出来那么细微的差别了。

Ruination 2.0 IPA by Stone

石头-毁灭2.0 (致酒花荣耀的酒诗)。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 Liquid Poem to the Glory of  the Hop

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

2002年,身为西海岸IPA风格创始者的石头家开始推出以大陆酒花为代表的毁灭系列双倍IPA而大受欢迎,此乃最新推出的升级版,帝国双倍IPA。

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

毫无疑问,这是不计成本干投超量酒花达到丧心病狂的酿造工艺。酒精度:8.5,麦芽度:未知(估计15左右)。

外观:黄棕色,泡沫丰富;气味:酒花喷薄而出,柑橘香气四溢;酒体:浓厚有如世涛,杀口感明显;滋味:第一口刚啜进嘴,OMG!太疯狂了!酒花如同香槟一般在口腔中爆炸,高达100IBU的苦味霎那间从齿间灌入舌头喉咙直达食道,布满整个口鼻腔,甚至会有一股苦味从双耳散发出来。酒花劲头一过,麦芽味接踵而来,先苦后甜,回甘味让人情不自禁再想自虐一把酒花的苦味。难怪命名“毁灭”,简直就是为啤酒私享家的感官自取灭亡而定制的。不知为何,在品味这款酒的时候,想起才看过的《疯狂麦克斯》,感觉十分贴切。没有虐过酒花的苦,怎么会爱上手工啤酒?这款在Ratebeer上接近满分的帝国IPA,值得一尝。

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

Abstrakt AB:18 by Brewdog

酿酒狗-抽象系列第18号,全球限量12100瓶,本瓶编号7678。酒精度11.8,麦芽度26.8,帝国棕艾,加入苏格兰Tayberry(请教英伦同学中文该翻作什么莓)和紫树莓,在朗姆酒桶陈酿两年。

Brewdog Abstrakt AB18Brewdog Abstrakt AB

为了纪念古时候伦敦传统酿酒工艺,酿酒狗的疯子把新鲜的啤酒花和酿好的黑艾混在一起,添加黑加仑和柑橘进到这款复杂的帝国棕艾。外观:极似红酒,黑红色,很透亮,不像比利时棕艾那么浑浊;气味:红酒的醇香,但酒精味不算突出,啤酒花香气也不算明显,果然是经过陈酿;酒体:没有厚重感但有一定的黏度,在口腔中感觉相当充实饱满;味道:绝对的浆果滋味,如品红酒,甜度明显,果香混合大麦香的巧克力香气直通鼻腔,让人有微微的沉醉。另,朗姆酒桶陈酿确实不一般,饮后明显热感十足,在16度空调房里居然感觉冒汗。这是一款非常值得回味的好酒,只可惜喝一瓶少一瓶了。华语圈里似乎还未找到对这款酒的评价,我算是沙发了。

Brewdog Abstrakt AB18Brewdog Abstrakt AB18

Ratebeer上把它归到美式烈性艾尔的分类。至于什么又是美式烈性艾尔?其实也真的是很难去界定。美国大批微型手工啤酒厂的涌现催生出大量风格模糊的啤酒,以致于越来越没法去精确定义某款啤酒的分类。反正不管怎么变来变去,基本上也就是围绕着酒花和麦芽在用法上的数量与比例作文章吧。当然,象这款玩酒桶概念的,感觉肯定是逼格更高了呗。

羊年大吉

好吧,就這樣邁入到新的一年了,2015,感覺應該是個好年份吧?

20150202-laptop

我是個懶人,這就毋庸置疑了。而且從來我也不是健談的人,在真實社會抑或網絡虛擬社會皆是如此,絕對沒有精分。所以無論是Twitter,Facebook,還是瓷器國的微博和微信,雖然自己都屬於15%當中的最早用戶,更新的頻率和數量都是極少的,喜歡看遠大於喜歡說。不過隨著Microblog的興起,微信的興起,或者說移動互聯網的興起,似乎已把Blog推向到一種式微的趨勢,至少在個人用戶這一part是比較明顯的。因為在我的Feedly裡那些從GoogleReader導入的feeds,幾乎90%都不再更新或者象我這樣,久久動一動了。

信息傳遞的速度越來越快,時間和思想的碎片化程度也就越來越高,移動終端相對於PC和Laptop,也就越來越取而代之的成為我們生活中離不開的工具,甚至會成為我們的一個“器官”,這也許正是人類異化的發端。

還是回顧一下自己的2014吧,這又是一個超級繁忙的年度。本來2013年底學院中層競聘時想著做一個逍遙派,所以推掉了系主任一職(其實也是做到怕做到累了),僅擔任了現代教育技術中心的主任。到了2014年的春天,Claire決定要遠渡重洋,百無聊賴加上心慈耳軟,不是太情願的接受了資產管理處處長的身兼兩職,於是開啟了忙碌的工作模式,整個暑假幾乎沒有得休息,更談不上渡假,當然也因為要送走Claire。10月份,李戈把我紹介到了南寧,董事長的知遇之恩實在讓人無法不心動,於是又把到南寧的掛職答應下來。這樣,三條工作戰線同時開戰,我忙得不亦樂乎,匆匆忙忙的就進到了這2015年。

另外還值得一提的是Craft Beer。無意中受到洪波的推薦,發現到Craft Beer這一片新天地,不僅徹底顛覆了我對於啤酒的認識,還讓我從中找到了久違的生活樂趣。從此把發現、研究、品嚐、收藏Craft Beer當作了業餘生活一點點閒暇時間裡的個人愛好。數一數家裡擺放的不同品種的酒瓶子已有50多個了,加上在其他地方喝的,至少超過100種Craft Beer了,冰箱和儲物櫃裡還有30多瓶藏品等待合適的機會品嚐。大年初一的晚上,洪波叫去他的新屋,正好我在南寧的時候郵購的4瓶加上試品獲贈的1瓶由洪波代收,於是叫上了阿鋼一起,三個大男人品了一組Craft Beer,算是把年給過了。所以,特地上傳一張這5瓶酒的照片以示紀念。

5beers

接下來很快就要結束假期,投入了新的一波忙碌中。學院那邊會不會順利的給我到南寧掛職還是未知數,我自己對於南寧的工作也沒有太大把握的預期,畢竟集團內外需要梳理的太多太多,糾纏的新舊矛盾也不少,肯定會有很多挑戰。不管怎樣,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吧。至於父母最關心的感情和婚姻,實在沒辦法放開自己的內心,還是在患得患失之間,只能暫且放在一邊,留待真正屬於自己的緣份出現罷。

祝自己,家人,親友以及所有人,羊年大吉!

来自手机的问候

Hello! World!

IMG_0579.PNG
我绝对承认自己是个特爱折腾的人。当这个Blog开始一年一度长满野草的时候,由于厌倦了Godaddy的各种不便,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不仅迁移了站点,还迁移了域名,终于落户到现在这个地方。原来看中G+里某人推荐的一个新锐服务商,性价比也符合我的期望值,可惜必须越墙注册和支付。这也就罢了,Godaddy也是经常会受到如此待遇。但偏偏挂上了威劈恩支付就失败,所以只好忍痛割爱。巧合的是收到一封来自N年前注册过的一家威劈恩服务商的Promotion email,价格十分诱人,条件也不错,试了一下速度还蛮好的,所以就把这个勉勉强强存活了近9年的Blog安顿在这里。反正过程是很折腾的了,相当于重温了一遍WordPress程序及数据库知识。还好,所有的内容都还在。

今天在推上看到一位姑娘征友,说不看照片,只看Blog。老去的脆弱心灵受到了小小的刺激,我以前不也是鼓吹通过Blog看人品的么?那,我重新做人吧,噢,是重新做个Blogger。从今天起,砍柴喂马,写写字。

在手机上Blogging还是挺方便的,至少发个图片容易多了,省去了在PC上倒腾的麻烦。好吧,附上一张本机尊荣以示欢迎。欢迎回到Blog World!

Torpedo Extra IPA from Sierra Nevada

我清楚地记得13年前的今天,大约稍早些的时候,我和几个同事刚加完班,离开陆家嘴的办公室,一起到附近的一家酒吧小酌。酒吧里的电视突然插入CNN的新闻,于是一帮老外瞪大眼睛,OMG的惊呼不绝于耳,而好些贵国人民如同看好莱坞大片一样嘻嘻哈哈地幸灾乐祸。

我曾经两次到世贸的遗址凭吊,感慨人类历史的进程。是的,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不是我不明白即使明白也很无奈。所以,今晚开这瓶Sierra Nevada Torpedo Extra IPA来纪念一下。

TORPEDO SERRA NEVADA IPA

这是Sierra Nevada(内华达山脉)手工啤酒厂在2008年推出的,这款IPA是以塞满啤酒花的巨型设备所命名,老板Ken Grossman为提升酒花的口感发明了这种设备。2013年,这款特调IPA销售了18万桶,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印度淡啤酒之一。而内华达山脉也成为仅次于波士顿的全美第二大手工啤酒厂。

一开瓶盖,首先是一股馥郁的橙皮和麦芽的混合香味扑鼻而来,倒酒过程中泡沫细腻、饱满、持久,色泽红棕,有些浑浊;第一口喝下去满嘴的酒花味道,新鲜的橙子皮带点西柚和杏仁,之后嘴里泛起丝丝的麦香与清甜,一口下去的回味是悠长的苦味,但这个苦非常舒服,极似吃柚子之后那种残留于嘴里的苦味。既然是Extra,自然在整体上口感非常的浓烈,杀口感也非常强;即使酒精度比较高(7.2%),但喝起来完全没有负担,酒精的味道几乎在酒中感觉不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其味道丰富饱满,酒花的各种香气和苦味,与麦芽的甜混合得非常好,回味绵长,但余味紧致,不拖沓,收得恰到好处,与以前喝过的几款IPA相比,味道明显复杂很多,而且酒花的香气和苦味的平衡非常的出色,虽然苦但是苦得舒服,这是很多啤酒没法做到的。无怪乎在Ratebeer.com上面可以夺下如此高的分数。

TORPEDO SERRA NEVADA IPA     RATEBEER FOR TORPEDO SERRA NEVADA IPA

配图最后一张是来自福布斯杂志的专访,老者即公司老板Ken(和我同名而已),讲述他如何在35年间从一家小作坊发展成全美资格又老规模又大受欢迎程度又高的“大”手工啤酒厂的。那些麻袋装的就是“神奇”的啤酒花。这款IPA严重推荐给各位酒徒亲们,它完全称得上是美式IPA的标杆之一。

KEN GROSSMAN